tel 400-166-0021 加入收藏

毕业生:在租房这件事上不想亏待自己

2021/08/02 来源:C21在线网原创

文章摘要:  相信上班的朋友们都深有体会,睡眠时间、通勤距离等等因素非常重要。所以有许多人在网络上讨论租房时一定要好好选择,尤其是刚刚毕业的朋友。这不一年一度的租房旺季又到了,根据调查显示如今的毕业生想要有更好的居住环境。

  相信上班的朋友们都深有体会,睡眠时间、通勤距离等等因素非常重要。所以有许多人在网络上讨论租房时一定要好好选择,尤其是刚刚毕业的朋友。这不一年一度的租房旺季又到了,根据调查显示如今的毕业生想要有更好的居住环境。

  去年曾有业内人士表示,疫情期间的居家隔离和居家办公会带动房地产行业发展,因为有更多的时间居家,对居住的要求会提高。实际上,楼市成交如何尚不得知,但是对于租房居住体验的要求,年轻的房客们说,确实不想再委屈自己了。于是,有人选择换了城市,有人选择加钱,也有人住进了凶宅。

  志明:95年出生,河北人

  从北京到广州,只是想过的舒服点

  志明在良乡念完了大学,随后出国读研,毕业后直接住进了后厂村做码农,在工作了一年之后,他选择跳槽广州的一家公司,因为他觉得北京住的压抑。

  后厂村是众所周知的互联网公司聚集区,那里位于海淀区,房子大多老旧,周边基础配套设施建设不完善,居住体验很差。一间十平米以内的卧室便要三千多元/月,且多为老旧小区,环境较差。同时周边也缺乏生活元素,志明说,“平时想看个电影,都找不到差不多的电影院,我和你们生活的不是同一个北京。”

  加上互联网行业的高强度工作,6月初,志明选择了离开北京,去更宜居的广州生活。

  在北京时,志明在自己的生活上显得十分吝啬,他的房租不足年薪的十分之一,剩下的钱也没有消费,都存了起来。到广州后,他改变了自己的消费观念,愿意花更多的钱来提高自己的生活体验。

  在房租上,他的预算提高到了四千元,租下了一间到公司距离只有步行十分钟的房子,这个价格在北京后厂村只能租次卧,在广州则可以整租一居。

  志明说,虽然去广州后,自己的工资降了,但是幸福感提升了。更大的居住空间也给了他更多的生活体验,在入住后添置了烤箱和扫地机器人,最近硬件价格有所回落,他又配了一台台式机,日子开始走向了正轨。

  志明觉得,提高生活质量,最重要的就是提高居住质量,在广州的居所虽然也是楼龄较高,但维护得不错,与过去打开门就是床的生活简直是天壤之别。在去年疫情期间,他在北京经历了长时间的居家办公,在10平不到的房间内自闭了半个月唤醒他对于住大房子的渴望。

  小牛:96年出生,南京人

  与朋友合租独栋,自己粘墙纸

  小牛是个律师,今年硕士毕业,正面临租房问题,他的选择是和同学一起合租。但有些不同的是,他和三个同学一起没有选择普通住宅,而是整租了一间二层独栋。

  不过,这栋房子过去是群租房,二层楼170平米,密密麻麻地曾经摆了不下三十个床位,墙壁惨不忍睹,虽然房东承诺会雇保洁人员进行彻底的清理,但小牛觉得仍然过于简陋。最后在他们的争取下,他们获得了改造房子的权力。

  由于四个同学男女都有,他们想要打上隔断,在二楼隔出两间卧室,还要抛掉过去的浴缸换成淋浴,工程量着实不小。于是他们专门花钱请了装修队,在施工时,小牛还做了几天的监工,装修完毕后,小牛粗略算了一下,隔断和浴室的改造花掉了两万元。

  房子基础装修好了,但小牛在隔断打好后发现,自己房间过去主要用于堆放杂物,房东并没有对这里进行装修,墙面十分老旧并发黄发黑,因此,他买了墙纸将整屋又焕新一遍。除此之外,小牛还为自己添置了书架和桌子,让一切开始走上正轨。

  除了基本的生活必须品,小牛和同学还买了一部投影仪,用于周末的时候看电影,并在墙上打了钉子安放了幕布。除了房东提供的冰箱外,还购买了几个小冰箱,用于存放不同的饮料和食物。一切搞定之后,小牛觉得自己的租房生活可以过得同样美好。

 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在北京工作的人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视的自己的居住质量,当时的想法是留下更多的钱能省则省,而现在看来,95后对于美好生活的渴望似乎更加迫切。

  胡哥:95年出生,山西人

  如果条件更好,不介意住凶宅

  胡哥住在亮马桥,过去租的房子距离公司步行只需要十分钟,但胡哥觉得这套房子太小,中介说有四十平米,但是胡哥觉得至少有十平米的公摊面积。于是胡哥决定换房,由于附近又没有合适价位的其他小区,胡哥决定在同小区再换一套大的。

  找了很久,最近胡哥终于在本小区换了一间房条件更好的房子,面积六十平米,装修相对来说也更好,价格比之前下降了一些,房东还很热心地赠送了戴森的吸尘器,要他好好保持卫生。

 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,但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从来不会发生:胡哥换的房是一间是凶宅。

  这套房子空置已久,并不好出租,虽然后来房东自己又住了三年,但是还是影响了价格。房东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电影导演,胡哥租这套房子的时候,房东也没有向他透露更多关于房子的信息,只知道房东孩子毕业后这套房就出租了,后来有一任房客在房内自杀。

  不过,胡哥是个程序员,可能科学和神学相互冲突,胡哥并不在意凶宅这一点。租到房子后,胡哥象征性地叫了几个朋友来家里坐坐,算是暖房驱邪。

  克而瑞数据显示,五月北京个人租赁方面,全市多数区域租金上浮,整体上涨2.47%,涨幅最高的为顺义区与城四区。胡哥说,即便工资没有增长,但是身边越来越多的人都想愿意花更多的钱在租房上。

  整体看,对于住房体验最直接的是提高面积,其次是购置一些小物件增加生活感,当下看来似乎疫情后大家更加想要更好的居住,对于攒钱买房似乎并没有过去那般渴求了。